宝马携手长城,长城汽车第一次与宝马传出

2017年10月13日,长城汽车(02333.HK)发布公告,否认与宝马签署了合资法律文件,但承认与宝马正在进行有关MINI品牌汽车合作的可行性探讨。

文/张天宇

在娱乐圈,有一个屡屡与头条位绝缘的明星叫汪峰。在汽车圈,则有一个相似的项目叫“长城宝马”。在长城与宝马数次传出暧昧“绯闻”之后,MINI电动车国产项目总算有了实质性的新进展。事实上,在中国市场的发展势头还远远达不到国产需求的MINI将要“落户”长城汽车,这一“超前”的举措背后蕴藏着太多待解的谜团。

图片 1

2月23日,宝马集团发布公告称,中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电动车市场,实现MINI纯电动车型的本土化生产,已成为MINI持续发展的一个关键性因素。为此,宝马集团与中国本土汽车制造商长城汽车已签署“合作意向书”。随后,长城汽车也发布公告确认此事,并表示双方拟组建新合资公司,合资公司将主要聚焦于新能源汽车的开发、采购与生产及其他相关活动,而公司的首个项目就是生产MINI品牌纯电动汽车。

图片 2

公告称,“截至本公告发布之日,本公司未与宝马签署任何关于在国内成立合资公司的法律文件。”

从2016年4月18日,长城与宝马签署关于探讨和开发纯电动汽车和传统动力汽车可行性的保密协议,到2017年2月21日双方签署关于对MINI品牌汽车合作的可行性进行探讨和评估的协议,再到去年10月有媒体曝光长城与宝马将合资生产MINI纯电动车型,这场长城与宝马的“爱情马拉松”随着双方的公告发布,也终于跑到了终点。长城与宝马喜结连理后,宝马可以借此推进电动化战略及MINI品牌的全球化扩张,长城可以借此提升技术水平及品牌溢价能力,双方也能共同开拓国内外新能源汽车市场,这对于双方来说都有着极其重要的战略意义。

屡屡错失头条的项目

图片 3

图片 4

长城汽车第一次与宝马传出“绯闻”是在去年的10月中旬,包括路透社在内的多家权威新闻机构相继发布了长城与宝马就MINI汽车的“外包”生产业务进行磋商的报道,不少媒体还以长城汽车在香港交易所停牌一事作为事件真实可靠的依据。

但是——

宝马携手长城,却并未放弃华晨

在长城将与宝马合资的消息传出后的短短数天里,长城汽车H股的股价就暴涨了19.2%。但除了刺激股价之外,长城与宝马合资的消息并没有得到持续发酵,有了“江淮大众”和“众泰福特”在前,尚处磋商阶段的“长城宝马”实在算不上“重磅”新闻。而“长城宝马”错失头条位的主要原因还是,消息一发布就淹没在了领克01上市的新闻浪潮中。

“(二)截至本公告发布之日,本公司与宝马关于MINI品牌汽车合作可行性探讨的基本情况如下:

在这里,小主将要从两个方面分析此次宝马与长城的联姻。让我们先从宝马方面讲起,在双方发布公告后,有观点认为宝马此举是对“原配”华晨汽车的不忠,也有观点认为是华晨的不给力,导致了宝马另寻新欢,但在看来,这些解读并不是事实,宝马携手长城,仅仅是互利互补的一个合作,也并未放弃华晨。

图片 5

  1、双方于2016年4月18日签署了关于探讨和开发纯电动汽车和传统动力汽车可行性的保密协议。

宝马方面曾多次在旗下各发布会上表示,在未来将加强“A.C.E.S.”即自动驾驶、智能互联、电动出行和车辆共享及服务的“四化“建设,在电动化领域,2018年,宝马在中国提供的新能源产品将增至6个车系,构建国内最强的豪华新能源车阵容;2025年,宝马新能源家族将增至25款,包括12款纯电动汽车,覆盖旗下所有品牌及车系,预计销售占比达到15%-25%。

以股票停牌作为事实依据的长城宝马项目步伐有些超前

  2、经双方沟通,双方于2017年2月21日签署了关于对MINI品牌汽车合作的可行性进行探讨和评估的协议。”

图片 6

随后长城汽车专门发布“澄清”公告称,长城方面并未与宝马签署任何关于在国内成立合资公司的法律文件,他们早在2016年4月就与宝马签署了探讨MINI纯电动汽车国产化可行性的“保密协议”。

根据汽车并购行业通行做法,合资合作通常先签署“保密协议”(confidentiality agreement), 然后双方进行深入谈判,相互派人进行互相考察,就合作可行性进行探讨,也就是Feasibility agreement, 或者MOU。如果一切都OK,之后就要委托第三方进行尽职调查,之后探讨商务方案,一切OK之后,签署有条件正式协议,各自董事会、股东大会和监管机构进行审批。

不难看出,作为最早成立电动车子品牌,推出纯电动产品的品牌之一,宝马集团在电动化领域极富野心,但以目前的情况来看,i系列并不是走量车型、X5新能源、7系新能源、5系新能源和X1新能源都不足以满足这样的野心。因此,宝马需要旗下更多的新能源车型来支撑,除了继续推出宝马品牌的新能源车型外,推出MINI新能源车型也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直到今年的2月23日,宝马集团通过官方渠道宣布与长城汽车正式签署了“合作意向书”,长城与宝马这段持续了一年多的“地下恋情”才算被公开。但这一次阻碍“长城宝马”项目上“热搜”的还是吉利汽车,相比长城与宝马签署合作意向书这样的“旧闻”,吉利入股戴姆勒并成为最大单一股东的爆炸性标题无疑更具轰动效应。

《汽车海外并购》依据长城宝马“双方于2016年4月18日签署保密协议和2017年2月21日签署可行性和评估协议”来判断,双方至少在2015年底就开始了接触,如果一切顺利,2017年底到2018年上半年就能签署正式协议。长城、宝马、御捷在电动车上的协同效应将得到部分发挥。

图片 7

图片 8

牵手宝马MINI的可能原因

说到MINI,长久以来MINI品牌车型都是以进口的形式进入中国,如果想要进一步打开中国市场,国产化是其必须选择的方式。宝马在此次公告中称:“中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电动车市场,实现MINI纯电动车型的本土化生产,已成为MINI持续发展的一个关键性因素。”也印证了这一点。但成立15年的华晨宝马,伴随着新大东、沈阳电池工厂的成立,已着手于X1、5系新能源的生产制造,且未来还将承担更多宝马品牌新能源汽车的制造,并不适合再来生产MINI新能源。

吉利汽车一直扮演着“长城宝马”项目的头条终结者

此前的2017年7月16日,长城汽车发布公告称,为满足长城汽车发展新能源汽车业务的需要,长城拟与河北御捷车业有限公司签署合资框架协议,长城汽车将以现金增资入股方式获得河北御捷25%的股权。具体增资金额将在本公司及河北御捷共同聘请的具备资质的审计、评估机构对河北御捷企业价值进行审计、评估的基础上由各方协商确定。

图片 9

在令人振奋且一再被误读的“吉利-梅赛德斯-奔驰”事件降温后,重读被舆论冷落的长城“联姻”宝马国产MINI电动车的话题,就会发现背后隐藏的热点并不比前者少。

图片 10

因此,根据政策,还能够再在国内成立一家合资公司的宝马集团,与“孤立无援”的长城汽车合作生产MINI新能源汽车,并不影响华晨宝马的发展。长远看来,一个负责MINI,一个负责宝马,双管齐下,才能更好地实现宝马在电动化领域的目标。除此之外,宝马在此次公告中也确定称:“宝马集团不会在中国现有的网络体系之外兴建新的销售和服务渠道,公司将继续坚定不移地与现有的销售和服务网络体系进行合作,还将与合作伙伴华晨汽车继续合作,致力于进一步拓展华晨宝马在中国的成功。”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得出的结论就是,宝马携手长城,仅仅是互利互补的一个合作,也并未放弃华晨。

利好消息带动合资潮

长城汽车将与河北御捷识别各自在新能源汽车方面的优势,展开全方位合作的研究与实施,包括但不限于新能源技术研发、生产制造工艺、零部件供应、渠道建设、品牌推广等。在不影响本公司品牌商标权益的条件下,长城汽车公司讨论在河北御捷注册申请长城御捷、御捷长城商标事宜。

长城携手宝马,或将名利双收

关于宝马集团为何不将MINI电动车直接投放到现有合资公司华晨宝马来生产可谓众说纷纭,但在宝马官方发声之前几乎每一种说法都来自猜测。

根据合资协议的内容,河北御捷的燃料消耗量正积分将全部直接转让给长城汽车,并且“不收取任何费用”。在新能源汽车正积分方面,河北御捷承诺“在同等条件下优先向长城汽车公司出售”。河北御捷股东对外转让其持有的河北御捷股权时,长城汽车具有优先购买权。

说完了宝马,我们再来说说长城,长城汽车成立于1984年,作为国内第二个年销量突破百万的车企,其34年来的发展是有目共睹的。从专业生产皮卡到国内皮卡市场排名第一,从转型专注生产SUV到盘踞SUV冠军宝座,并仅靠SUV车型实现年销量破百万,可以说,长城缔造了一个自主汽车品牌的神话。

华晨宝马成立于2003年5月,合资双方在牵手十年后,于2013年推出了一个专属于中国市场的高端纯电动汽车品牌之诺。之诺品牌的首款车型基于老款燃油版宝马X1打造,于2014年第一季度推向市场后,无论租赁业务还是终端销量都是一个自带喜感的另类存在。手握之诺运作五年仍不见起色的华晨,迫使宝马另寻中方伙伴开展纯电动车业务。

公告还强调,河北御捷是致力于小型轻量智能新能源纯电动乘用车发展的创新型企业,在2014年底取得了其他乘用车、厢式物流车、皮卡整车和新能源纯电动其他乘用车资质基础上,今年下半年有望取得新能源乘用车资质。投资入股河北御捷,其平均燃料消耗量正积分将全部直接转让给长城汽车,帮助降低长城汽车的平均油耗水平;同时河北御捷取得的新能源汽车正积分在同等条件下优先向长城汽车出售,使长城汽车能够更好完成国家对新能源汽车积分的考核要求。

图片 11

图片 12

但是,长城入股与河北老乡御捷25%的股份,似乎并不能帮助长城解决目前的政策压力。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SUV细分市场已从蓝海变为红海,同时,SUV车型油耗偏高也导致了长城汽车不可能顺利通过即将于2019年开始正式考核的“双积分政策”,所以,在新能源汽车方面处于绝对劣势的长城汽车要想顺利通过考核,只有合资生产新能源车型才是唯一的出路。

创立五年的华晨宝马之诺已经彻底沦为边缘品牌

图片 13

说到合资生产新能源车型,有很多车企已走在了长城前面,众多车企们纷纷选择抱团取暖,大众-江淮、奔驰-北汽、福特-众泰等等CP均是如此。面对如此情景,长城也做出了努力——入股河北御捷车业,去年7月16日,城发布公告称,与河北御捷及其股东签署合资框架协议,协议规定,长城汽车将以现金方式增资入股御捷,首次入股的比例为25%,最多可增持至49%,并且双方未来有望共同推出新品牌,并采用“御捷长城”联合商标。

另一个原因则与国家发改委颁布的新政有关。去年6月12日,国家发改委发布了《国家发展改革委工业和信息化部关于完善汽车投资项目管理的意见》。意见中提到,新建中外合资纯电动乘用车企业投资项目将按照《新建纯电动乘用车企业管理规定》来办理核准。

图片 14

图片 15

新规最大的“利好”是新能源汽车合资厂商将不再受到“两个名额”的限制,诸如江淮、众泰、长城等尚无合资背景的中国厂商就成了外资汽车品牌在华推广新能源车业务的“香饽饽”。

图片 16

但专注低速电动汽车领域的御捷并不能解决长城的燃眉之急,长城急需一个更加有力的帮手,而恰逢宝马也在寻找合资伙伴,作为优质且体量较大的自主车企,长城与宝马自然是一拍即合。宝马可以在节约生产技术成本的同时借助合资工厂的产能引进MINI新能源车型,并进一步扩大MINI品牌的影响力,而长城可以借助宝马丰厚的技术积累提升技术水平,通过合资生产MINI新能源车型以提升品牌溢价能力,对于长城来说,这将是一件名利双收的事情。

图片 17

图片 18

图片 19

尚无合资背景的江淮、众泰、长城成了新一轮合资潮的抢手货

图片 20

总的来说,无论是对于宝马来说,还是对于长城来说,双方“联姻”成功,都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情,对于双方都有着极其重要的战略意义。目前来看,双方还并未披露成立合资公司的具体细节,也将对此事保持持续关注,同时也期待着长城宝马所生产的MINI正式问世,或许将会成为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的生力军也说不定呢。

在长城“密会”宝马之前,还增资入股了以生产俗称“老年代步车”的低速电动汽车为主的河北御捷,而戴姆勒也火速入股了北汽新能源汽车。

首先,收购25%股份是完全为了应付政策的要求。

MINI国产的潜在价值

根据法制办《积分并行办法》,“乘用车企业平均燃料消耗量正积分可以结转或者在关联企业间转让。”而“关联企业”的定义简单来说就是“有25%(含)以上的股权关系”。通过入股御捷25%股权,就能享受到“关联企业“的待遇。

从宝马集团与长城汽车签署的“合作意向”内容来看,长城与宝马组建的合资公司主要生产的车型为MINI这一小众品牌的电动汽车。宝马方面还明确表态不会在中国现有的经销网络体系之外兴建新的销售和服务渠道,以保障经销商合作伙伴的利益,此举显然充分考虑了“上汽奥迪”项目遭到奥迪经销商联名抵制的外在因素。

所有说,长城此次入股御捷不多不少正好25%,是巧妙适应政策的举措。

进口车型与国产车型共享销售、服务渠道是豪华品牌惯用的做法。但MINI电动车作为新能源领域的一个单独分支,宝马没为其开辟专属的推广渠道或与中国新能源汽车产品尚未成形的市场环境有关。

图片 21

图片 22

其次,御捷的积分并不能彻底帮长城解决问题

进口车型与国产车型共享渠道是豪华品牌惯用的手法

根据御捷官网的数据,以低速电动起家的河北御捷已在低速电动车领域打拼了9年,2016年销售9.38万辆,累积销量超过30万辆,连续5年居于行业第一。2017年,御捷确定的年销量目标为18万辆台,其中低速锂电车4万辆,低速铅酸车9万辆,新能源锂电车5万辆(内部人员接受采访时表示2017年销售目标是2万台)。2020年御捷计划年总销量达到50万台,其中高速新能源汽车15万台。

合作意向书还指出,长城汽车与其关联方将是合资公司的的多数股东,宝马与其关联方则是合资公司的少数股东。即在合资公司中,长城所占的股比会高于宝马,因此长城在未来的新车导入和生产中会占据一定的主动权。但多年来一直拒绝与外资企业合资的长城,仅仅为了生产MINI电动汽车而与宝马“联姻”,似乎不太符合常情。

图片 23

目前为全球用户生产MINI汽车的有英国南部的牛津工厂,还有由VDL集团管理的荷兰工厂以及独家生产MINI混动车型的德国工厂,其中英国工厂将率先组装三门版的MINI纯电动车型。

图片 24

图片 25

2017年7月17日,工信部《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第298批)拟发布的新增汽车企业和企业申报车辆公式显示,河北御捷车业有限公司已被批准为“新增新能源轿车生产资质”, 同时,御捷马牌YGM7000BEV产品 正式入列,这意味着到2017年7月23日公示期结束时,如果不出意外,河北御捷将正式获的新能源轿车生产资质,可以生产纯电动轿车产品(7字头)了,加上此前获得的其他乘用车生产资质,意味河北御捷已经完全从低速电动汽车生产企业彻底转型为可以生产全系列新能源汽车的产品的合格汽车生产企业。

英国牛津工厂将率先组装三门版的MINI电动车

图片 26

长城与宝马探讨的合作意向内容就包括了把中国生产的MINI汽车出口到全球范围的可行性。毕竟,小众定位的MINI汽车在中国市场的扩张潜力非常有限,长城与宝马组建合资公司,除了要在国际汽车巨头身上取长补短之外,还要进一步打开海外业务。

图片 27

由长城“代工”的MINI电动汽车,在某种程度上可以看作是“长城制造”的国际标签,长城汽车逐年递增的海外订单,正是源于他们走出国门向外扩张的野心。

依据《积分并行办法》对纯电动车单车积分的线性计算办法,《汽车海外并购》和《智能电动汽车》对工信部《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中列出的御捷马牌YGM6351BEV纯电动运动型乘用车(御捷E驰)参数(续航里程:150公里)进行测算后发现,御捷E驰单车能够产生的新能源积分为2.60分。

长城的算盘该如何打

图片 28

MINI电动车国产化项目在长城与宝马签署秘密协议的两年后“突然”重启,离不开“双积分”政策的契机使然。

整体上,按照最乐观的估计,有了御捷的帮助,不考虑油耗情况,长城2018年在新能源积分方面仍略有亏空,如果考虑的油耗负积分的情况,长城仍面临巨大的积分压力。

“双积分”是指乘用车生产企业平均燃料消耗量积分与新能源汽车积分,两个积分的核算主体都是乘用车生产企业。油耗积分由企业平均燃料消耗量和企业平均燃料消耗量目标值通过计算所得。

不可否认,长城入股御捷,无论从短期还是长期来说都无疑是个双赢的正确的决策。通过合作,刚刚拿到新能源轿车生产资质御捷能够从长城学到急需的高速汽车整个产业价值链的制造体系、认证体系和管理体系,为日后迅速转型为中国最大的合格新能源汽车制造商打下基础。

长城汽车目前在售的纯电动车仅有一款C30EV,该车基于逐渐淡出市场的燃油版长城C30轿车打造。除此之外,长城汽车旗下的纯电动汽车子品牌欧拉,也已经向国家工信部递交了首款量产车型IQ5的申报图。量产版欧拉IQ5大胆地采用了类三厢SUV的造型设计,该车的主要动力源为一台最大功率120kW的永磁电机。

但是,对于长城来说,御捷无论从技术还是销量上,似乎不能够长期帮助长城解决双积分压力问题。于是此前和宝马探讨过SUV合作的长城,把谈判重点转移到了电动车身上。

图片 29

未来趋势判断

量产版欧拉IQ5大胆地采用了类三厢SUV的造型设计

图片 30

而长城汽车的高端子品牌WEY目前尚无纯电动汽车的排产计划,他们在油耗积分方面唯一的贡献是WEY P8这款插电式混合动力车型。WEY P8在2.0T发动机与驱动电机的协同效应下可实现低至2.3L的百公里油耗。

图片 31

以生产SUV为主的长城汽车油耗负积分压力在行业中还是巨大的,有专业机构统计出他们的具体分值达到了负40-50万分,约占到了行业总数的30%。

在双积分政策的压力下,近来汽车行业又掀起了一股以新能源为基础的合资合作小高潮。但是,我们还应该更清醒地看到,大规模建立合资企业的“预先占坑”做法,与推动新能源汽车发展的积分政策设计的初衷时候不相符的。在这种情况下,监管部门很可能会对新建新能源合资企业的审批进行收紧。此外,双积分政策的推迟执行,将会给如火如荼的新能源合资浪潮带来些许冷却效应。

图片 32

《汽车海外并购》和《智能电动汽车》预计,新能源合资的态势在双积分政策开始执行前会达到一个小高潮,随后随着监管加严和大家找到了应付双积分政策的对策之后,新能源合资的态势将回归平淡。

以生产SUV为主的长城汽车油耗负积分压力非常大

图片 33

MINI电动车的国产项目“落户”长城,并最终如长城所愿实现将中国市场的“过剩产能”出口到海外市场,将会对长城汽车抵消油耗负积分,缓解政策压力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