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2020付年6亿美元)获取合资公司45%股权

图片 1图片 2

11月30日,恒大健康与FF之间的资产控制纷争仍在继续。昨日晚间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时颖收到紧急仲裁结果。紧急仲裁员全面驳回合资公司剥夺时颖对合资公司的资产抵押的申请。

>

11月29日晚,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当天时颖收到紧急仲裁结果。紧急仲裁员全面驳回合资公司剥夺时颖对合资公司的资产抵押的申请。

图片 3

FF的融资欲望迫切,贾跃亭方再次向香港仲裁中心要求剥夺恒大资产抵押权。

据了解,作为败诉方,贾跃亭须承担自己及恒大方的诉讼及仲裁费用,合计约830万港元。

今年10月7日,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由贾跃亭实际控制的FF原股东FF Top Holding Ltd向香港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恒大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并解除所有协议。

11月12日,恒大公告称,Smart King再次向香港仲裁中心提出紧急申请,要求剥夺时颖的资产抵押权。此前,紧急仲裁员已驳回合资公司提出的剥夺时颖资产抵押权的申请。

贾跃亭方面此前已经两次起诉要求剥夺时颖公司的资产抵押权。

10月25日,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其全资子公司时颖收到紧急仲裁的结果,仲裁员驳回Smart King彻底剥夺时颖融资同意权的申请,并于较早驳回SmartKing突然提出的解除SeasonSmart资产抵押权的新申请。

要回资产抵押权,意味着FF希望以公司资产作为抵押进行债权融资,此前FF获得5亿美元的融资权,但若进行资产抵押则需要经过恒大同意,而贾跃亭希望摆脱恒大的阻拦,遂再次提请剥夺恒大资产抵押权。

恒大健康在10月25日的公告中提及,贾跃亭在18日仲裁聆讯中突然提出要剥夺恒大资产抵押权的新申请,而该申请已被紧急仲裁员于22日驳回。

而就在11月12日恒大健康再发公告,Smart King再次向香港仲裁中心提出紧急申请,要求剥夺时颖的资产抵押权。

上述提到的Smart King,是香港时颖公司与FF以合资模式设立的一家新公司,恒大通过时颖出资20亿美元(2018年付8亿美元,2019年付6亿美元,2020付年6亿美元)获取合资公司45%股权,而FF原股东以FF拥有的技术资产及业务入股,占33%股权,而剩余22%股权将作为股权激励预留给公司员工。2018年6月,恒大健康全资收购香港时颖公司,正式入主FF。

但随后FF发布声明反驳称,仲裁庭并没有就这一申请作出任何裁定,而是将在另一仲裁中裁定该事项。

在FF急需资金“续命”的情况下,恒大在2018年5月提前支付了8亿美金投资款,但到了7月,这笔钱已经基本用完了。之后双方签订补充修订协议,约定在2018年内提前支付5亿美元。

11月12日晚间,恒大健康公告称,合资公司在当日再次向香港仲裁中心提出紧急申请,要求剥夺时颖的资产抵押权。

恒大以FF未达到协议条件而拒绝提前支付约定的5亿美元,10月3日,FF在香港仲裁中心提起对恒大的仲裁,要求剥夺恒大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解除所有协议,剥夺恒大在相关协议下的权利。

依照FF的说法,考虑到FF目前资金链紧张,在进入正式仲裁程序前,FF提起一项紧急仲裁,即5亿美元替代融资权的申请。根据双方的公告,FF的诉求得到仲裁员的支持,但有严格的附加条件,新融资不得低于时颖投资时的估值,且恒大有优先购买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