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国四升级到京五,《公告》规定京五实施时间为2015年6月1日

自2015年6月1日,北京市环保局根据《关于实施重型柴油车第五阶段排放标准的公告》实施“京五”标准,到现在已有半年。6个月的时间,排放标准 从国四升级到京五,市场是否适应?企业的产品升级能否跟上?经销商的经营会不会受到影响?排放升级带来的货车销售价格提升,用户能否接受?这些问题需要市 场验证。

京五实施的消息让中国重汽华北区负责人倍感突然,在消息发布的第二天,《中国汽车报》记者致电该负责人询问时,该人士仅以一句“太突然了”作答,并表示正在急于统计北京地区国四车库存,暂时没有时间细聊便匆匆挂断电话。

日前,《中国汽车报》记者来到位于北京南四环外的京良路卡车市场,并在走访中发现,虽然京五排放标准已实施半年,但在市场上仍然难见京五货车的踪影。

5月26日下午,北京市环保局在官网上发布了《关于实施重型柴油车第五阶段排放标准的公告》,传言的京五于6月1日开始实施的消息终于落地,并迅速在北京重卡市场引起震荡。

图片 1

图片 2

■实施半年京五难觅

申报“进京”目录急不可待

在北京京良路两旁有十多家卡车经销店,挨个走访一圈之后,记者发现,虽然京五实施已有半年,但从经销商现有的库存来看,大部分还是国四车,基本看不到京五重型卡车的身影,倒是有经销商储备了少许京五标准轻、中型卡车,包括福田欧马可、奥铃及江淮帅铃等。

据中国重汽华北区负责人透露,就在4月份,北京市环保局召集各重型车企业摸底国四库存,要求厂家自查,但那次会议并未透露京五实施 时间。该人士回忆,那次会议可能是京五实施的前奏,但没想到进度竟然如此之快。《公告》规定京五实施时间为2015年6月1日,8月1日起不符合京五排 放标准的车型不能注册登记,也就是说,在京五正式开始实施阶段,生产企业还有两个月市场缓冲期。

在北京金东汽车销售有限公司,记者看到,数十辆轻、中、重型货车在院落里一字排开,其中,国四车占九成。在院落的一角,记者在几辆车的风挡玻璃上看到贴有“京五”的标志,这些车辆均为轻、中卡,未见一辆重卡。

缓冲期内生产企业将做哪些应对?

该公司总经理李冬告诉记者,从国四升级到京五的短短几个月中,有很多重卡生产企业还没准备充分,从京五产品下线,到环保检测,以及申请产品公告都需要一定 时间,所以进入北京市场的速度会较慢。李冬预计,“到今年三、四月份,京五重卡将蜂拥而至。”此外,2015年我国经济增速放缓,很多用户推迟更新重卡, 进而影响了京五重卡的市场推进。

记者查看了北京市环保局已发布的6批2015年度符合环保国五排放标准的重型柴油车车型目录,已取得北京环保目录的车型以垃圾车、扫雪车等专用车居多,或是中型载货车,而最大允许总质量大于等于12000kg的重型载货汽车极少。

李冬向记者表示,在京五标准实施的半年时间里,他卖出的车辆以国四产品为主,京五只占据一成,“尤其是4.2米车型,京五产品更是无人问津。”他解释道, “在价格方面,京五车要比国四车贵1万~2万元,因为重卡本身价格较高,增加1万~2万元,在购车成本上体现不太明显,但是在4.2米的轻卡中,之前购买 一辆车12万元,现在却需要15万元,用户心理落差很大。”

符合京五排放标准的重型载货车若要进入北京市场,必须申报北京环保目录。根据《关于重型柴油和燃气汽车

■抵扣17%增值税更受大客户认可

申报北京环保目录有关要求的通知》(京环发〔2013〕47号)要求,生产企业的国五产品在取得工信部公告、环保部公告后,还要完成相关测试,最终才能申报北京环保目录。

“产品排放升级势必会导致生产成本增加,而增加的生产成本往往会由用户埋单。同样的车型,京五车要比国四产品售价多出两万多元,这无疑为用户带来了不小的 经济压力。”北京中集伟业汽车贸易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程威向记者表示,由京五实施导致的购车费用增加,在一定程度上流失了一些低端用户,而集团客户和大物流 公司用户相对来说更能接受京五产品。

据上汽依维柯红岩商用车有限公司北京销售服务中心总经理魏书建介绍,从申报工信部国五公告到完成北京环保目录,这一过程大概需要三个月时间。也就是说,两个月的过渡期对于不具备国五产品公告或国五产品公告较少的企业,完成京五产品“进京”的时间并不充足。

程威向记者解释,因为大集团客户在购买京五车辆时,可根据开具的发票,在日后交税时抵扣17%的增值税,而在京五排放标准实施后,再购买国四产品则无法享 受抵扣17%增值税的优惠。“因为目前市场上的国四车辆大都已上完牌照,转交客户手中时,跟二手车交易性质差不多,只能过户,不能开票,这样,他们在交税 时就不能抵扣17%的增值税。”程威表示,虽然车辆本身贵了两万多元钱,但在抵扣17%的增值税后,优惠价格远远超过了排放标准升级所带来的价格差。“因 为个人用户购车无法抵扣17%增值税,所以在京五实施半年中,在购车成本增加和抵扣增值税两者相抵消的情况下,京五车显然更受大集团、物流公司的喜爱。” 程伟说。

在《中国汽车报》4月份对国五实施的相关报道中曾提到,京五排放标准比国五更为严格,首次规定了颗粒物的排放限值,并增加了对发动机WHTC 瞬态循环的检测。从ETC瞬态循环过渡到WHTC瞬态循环,产品的技术升级难度加大,国四升级不到位的企业将会被京五标准卡住。因此,顺利完成京五环保目 录申报的企业最终会有多少还不能确定。

对此,中铁物流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高维志表示非常认同,他说,目前中铁物流公司采购的大部分是京五车。他认为,大物流企业要响应国家节能减排号召,“作为 大型物流运输企业,首先采购京五车辆不仅紧跟北京市排放标准升级,更在之后的交税中抵扣了17%的增值税,这在很大程度上弥补了购车成本的增加。”高维志 说。“同时,大客户对车辆的使用更为频繁,在对排放标准管控严格的北京,如果有一天禁止国四车进入五环,对这些大客户来说更是得不偿失。”程伟进一步说。

国四上牌车囤多还是少

■积极消化库存为京五做准备

正如本文开头所提到的,《公告》公布后,各厂家销售公司第一时间的工作是统计北京市国四车库存,以便及时对可能爆发的市场需求做出反应。

虽然在走访中,记者没有看到京五重卡的身影,但不少经销商向记者表示,自己正在积极消化国四库存车,为京五车辆做准备。

就在26日《公告》发布当天,《中国汽车报》记者走访了北京市京良路卡车市场。面对京五实施,经销商的调整动作主要集中在积极消化库存,同时,对于京五车何时上市、用户接受度尚存在疑问。

北京华夏双龙贸易有限公司经理李毛毛告诉记者,自2015年6月1日实施京五排放标准后,大部分经销商在京五产品还没上市时有意储备了部分国四车,目前,国四库存车还未完全消化,可能还需要1~2个月的时间。

北京金东汽车销售公司总经理李冬告诉《中国汽车报》记者,该公司对实施京五早就做好了准备,并表示目前的国四库存车大部分已经上牌。

李毛毛表示,在消化最后一批国四车的同时,公司也为销售京五车做好了准备,“下个月,我们向厂家预定的50辆江淮格尔发重卡就要到货,届时,我们的重点也会转移到京五产品的销售上来。”李毛毛说。

尽管魏书建认为由于今年北京地区对重型车的需求量较小,京五实施导致的需求提前释放将不会带来很大增量,但他表示仍会在两个月过渡期内储备充足的国四上牌车。

北京正万通汽车销售有限公司总经理高金华也向记者表示,在2015年的销售中,由于国四升级京五对市场带来了一些影响,但该公司仍然积极储备了京五产品,“目前,我们的京五车辆已基本到位,剩余的国四库存车即将消化完毕。”高金华说。

中国重汽华北区负责人表示,今年市场形势不同于国三切换国四时期,提前释放市场需求未必会带来很大增量,因此国四上牌车储备太多或将成为负担。中国重汽已经有部分产品完成北京环保目录申报,但该人士表示,目前暂无京五车备货打算,仍以消化国四库存为主。

■车企布局“京五”产品准备就绪

令经销商们担心的是,不敢预判国四上牌车应储备多少,两个月过渡期之后,生产企业是否能够准备好足够的京五车心里没底。北京中集伟业汽车贸易有限公司 副总经理程威的担忧是,“目前来看,取得京五排放标准环保目录的整车企业很少,光有政策没有车很可能会给市场造成一定影响。”他向记者表示,在企业申报北 京环保目录期间,市场需求只能用国四车来替代。“所以,在尽快消化库存期间,我们又纠结于是否还要再备国四车。”

从2015年6月1日京五实施到目前已有半年,在这半年时间里,重卡生产企业纷纷加紧布局京五市场,目前已有部分厂家的少量产品在京销售。

中泰集团总经理岳宏伟却认为,目前各经销商处都没有京五车型,所以在生产企业京五车型完成北京环保目录申报这个空档期,正是经销商储备国四上牌车的大好时机。而京五的升级成本与回报不成正比或将影响用户对京五产品的买单。

记者了解到,在公告宣布实施后的一个月,福田欧曼就在第一时间下线了配装京五排放发动机的渣土车,随后,福田欧曼京五、特京五全系产品在京正式发布。

京五实施或引发联动

福田经销商高金华也向记者透露,她的店里,京五奥铃、欧马可、欧曼等产品早已准备就绪。

实施京五影响的不止是企业对北京市场的布局,敏锐的营销人员已经将视线投向京津冀等周边省市。在京五《公告》公布的第二天,天津市 确定于6月1日实施国五排放标准,并规定自6月1日起,天津市停止销售和注册登记不符合国五排放标准的用于公交、环卫和邮政用途的重型柴油车,除这些类别 的专用车外,其他重型柴油车则未明确规定。

据了解,早在京五排放标准实施公告发布之初,就已有重卡生产企业为此做好了准备。例如,中国重汽在2015年上海车展上展出的产品全部达到国五标准,同年8月,中国重汽京五新品在北京上市,并一次推出40余款各类车型。

5月19日,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气污染防治协作小组第四次会议通过的《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气污染联防联控2015年重点工作》中明确强调,京、津、 冀、晋、鲁、内蒙古六省市区联手继续深化协调联动机制,并在机动车污染等六大重点领域协同治污。这些事件释放出的信号是,这些省市区在重型车排放升级上, 要向北京看齐?

与此同时,陕汽、一汽解放、江淮等重卡企业也先后推出了京五新品。陕汽市场总监刘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陕汽全系列载货车均已达到京五排放标准,2015年7月在北京举办的“百城联动”上市活动现场,展示的京五排放车型受到物流用户好评,被订购一空。

魏书建表示,目前在京五排放的市场部署上,他们关注的不只是六省市区,而是已经将工作范围扩展到华北、华东11省市(北京、天津、河北、辽宁、上海、江苏、浙江、福建、山东、广东和海南)。这是由于2016年1月起我国东部地区11个省市全

境供应国五标准车用汽、柴油,11省市联动让企业不得不全面准备。

但中国重汽华北区销售负责人对此却并不担心,他认为津、冀地区与北京同步的可能性较小。在京五升级阶段,或可帮助消化部分未上牌的国四库存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