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在上海出资成立全资子公司—特斯拉有限公司,国家发改委正式公布汽车行业股比开放时间表

5月14日,在遭遇资金紧缺、交通事故频发、Model3产能“跳票”等一连串的打击后,特斯拉终于迎来了久违的好消息——特斯拉有限公司获得上海浦东新区市场监管局核发的营业执照,正式宣布成立。

5月中旬,上海连续三天迎来高温黄色预警。与火热天气相对应的,是特斯拉在中国掀起的新一波舆论热潮。

特斯拉国产化迷雾未消 新能源汽车静待鲇鱼

2018-05-22 09:18出处:时代周报 [转载]责编:张坤

5月中旬,上海连续三天迎来高温黄色预警。与火热天气相对应的,是特斯拉在中国掀起的新一波舆论热潮。

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披露的内容显示,5月10日,特斯拉在上海出资成立全资子公司—特斯拉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亿元,法人代表、董事长兼总经理为特斯拉中国区总裁朱晓彤。

特斯拉落地国产化的说法再次不胫而走。

此前,国内股比开放等问题迟迟未有定论,成为特斯拉国产化的最大障碍。4月10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上宣布“中国将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要尽快放宽外资股比限制,特别是汽车行业外资限制”。随后,国家发改委正式公布汽车行业股比开放时间表,并明确专用车、新能源汽车外资股比限制将于2018年率先放开,被视为从政策上为特斯拉国产开了绿灯。

一个月之后,特斯拉在上海设立独资公司。

特斯拉公司不产汽车

特斯拉有限公司的注册地为“浦东新区南汇新城镇同汇路168号D203A”,位于临近东海的临港新城区域内。目前,注册地尚无办公迹象,实质性业务还未展开。

“特斯拉有限公司其实只是一个商贸公司,负责市场推广等活动,没有制造业务,并不是之前传得沸沸扬扬的特斯拉上海工厂。”独立汽车咨询顾问、汽车行业研究员张翔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解释。

这不是特斯拉在中国设立的第一家独资公司。2017年10月18日,特斯拉新能源研发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本200万美元,法人代表也是朱晓彤。

目前,特斯拉有限公司正准备在上海招聘多个职位,包括工程项目经理、税务专员、政府事务项目经理、金融服务区域经理、低压电气测试工程师、亚太区IT现场系统管理员等。“仔细看一下,招聘岗位只是海关报关人员及销售人员,没有研发技术工程师。”张翔指出。

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亦可发现,此次成立的特斯拉有限公司的经营范围为:从事电动汽车及零部件、电池、储能设备、光伏产品领域内的技术开发、技术服务、技术咨询、技术转让,上述同类商品的批发、佣金代理及进出口业务,并提供相关配套服务,电动汽车展示及产品推广。

特斯拉有限公司并未涉及最为重要的整车生产制造环节,该公司在全国工商系统中所属的行业也仅为“研究和试验发展”,没有涉及制造业。

国产化前奏?

尽管特斯拉有限公司并非市场传言的特斯拉上海工厂,但包括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在内的很多业内专家,均认为特斯拉有限公司可被视为特斯拉在中国营销和研发的先期布局,“是特斯拉在中国建厂的前兆”。“特斯拉上海公司的成立,绝对是国产化建厂的前奏,这一点确定无疑。此次特斯拉有限公司成立只是为特斯拉国产化打前战。”汽车行业分析师钟师持同样观点。

相比之下,官方说法则要谨慎得多。

特斯拉中国相关人员给予的官方答复是:“目前并无更多消息可以透露。”上海临港管委会相关负责人的说法则显得有人情味一些,“上海市政府很支持创新以及新能源汽车的发展,也很看好特斯拉在中国以及全球的发展……近日特斯拉独资在浦东注册成立公司,是特斯拉在中国正常的业务发展需求”。

在张翔看来,对于长期产能不足、资金紧缺的特斯拉来说,上海成立全资子公司的消息虽然具有积极意义,但远未到尘埃落定的时候:“甚至可以这样说,特斯拉最终是否会在中国建厂,还要打问号,存在未知数。”

中国是特斯拉最大的海外市场。2017年,特斯拉在中国卖出了14883辆电动车,只占据了国内新能源汽车销售量的3%,排名第十位,而中国市场则为特斯拉贡献了约17%的营收共20亿美元,几乎是2016年的两倍。“这仍然是一个很大的不平衡,表明特斯拉在中国市场销售的策略、力度都不够。国内特斯拉的价格比国外高得多,国产化对特斯拉来说是一个很好的降低成本的措施。”张翔补充说道。一个简单的例证是:Model S在中国的定价比美国高48%,若是免去了关税,则意味着会有更低的成本以及更高的市场普及力。

落户上海始末

从来没有一家车企在华建厂的消息如此扑朔迷离。

自从特斯拉创始人埃隆·马斯克2015年来华后,特斯拉在华建厂的消息就几乎不曾间断。2015年的博鳌亚洲论坛上,马斯克表示,3年内会在中国设立工厂和研发中心,争取在2017年Model 3上市之际实现中国国产。同年10月25日,马斯克发布个人Twitter,重申在华建厂事宜,表示特斯拉将在2年后推出Model 3车型,而中国工厂最早会在Model 3推出一年后建立,言外之意即特斯拉将在2018年落地国产化。

2017年,特斯拉落地国产的消息进入爆发期。重庆、苏州、上海、广州、武汉等地相继传出特斯拉建厂的消息,其中,最具竞争力的还属上海和广州。特斯拉到底姓“沪”还是姓“粤”的问题,一度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

2017年3月,在特斯拉与上海的关系“纠结不清”之际,总部位于深圳的腾讯通过旗下黄河投资入股特斯拉,以17.78亿美元在公开市场收购了特斯拉816.75万股股票,成为其第五大股东,特斯拉与广东也因此结缘。业内同时也有消息流出,特斯拉有在广东建厂的计划,但这一消息以特斯拉的单方面否认告终。

3个月后,有传言称特斯拉与上海市政府已经签署投资建厂协议,地点位于上海临港工业区,合资伙伴将从上海临港、上海电气以及国盛集团三家国企中诞生。随后,特斯拉首次正式承认正在和上海市政府谈判,并发表官方声明:“为更好地服务中国市场,特斯拉正与上海市政府探讨在该地区建设工厂的可能性。正如之前所沟通,到今年年底,我们的国产化计划将会更加清晰。”同年10月26日,商务部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证实,“特斯拉公司正与上海市政府有关部门进行沟通,洽谈建厂相关事宜”。

但特斯拉国产化始终“只闻其声,未见其形”。今年5月3日,马斯克在一季度财报会议中又一次表示,除了美国内华达州的超级工厂,特斯拉将建造第二座超级工厂,工厂将选在中国,于今年四季度前公布具体选址。

“目前从各方面的消息来看,如果特斯拉要在海外市场建厂,中国是首选,马斯克从来没有对外公开说会在中国以外的国家建厂。只不过,特斯拉现在资金不足,要在中国入场,又想建立独资公司,资金从哪来?建厂不比成立一个商贸公司,需要更多的资金,远远不止一亿。”张翔分析。

押宝中国市场

处于新能源汽车高速发展期的中国,很难对特斯拉视而不见。同样,中国庞大市场的诱惑,也令特斯拉不得不提速布局。

目前,特斯拉正面临产能、技术、高管离职、现金的多重压力。继今年2月暂时性关闭Model 3电动汽车生产线后,4月16日,特斯拉再度宣布暂停生产Model 3,以“提高自动化水平”,解决产能不足问题。有外媒更直言,称特斯拉已处于破产边缘,最多6个月存活时间。

面对巨大的经营压力,马斯克选择押宝中国市场。特斯拉超级工厂是否将会如传言中所言,设在上海临港?“电动汽车的零部件企业大都聚集在长三角地区,这一区域物流配送效率高,适合建厂生产。”中国汽车流通协会专家委员会委员李颜伟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除了上海就是南京周边,当然上海的可能性最大。”“现在中国有很多汽车生产基地,但上海是最大的生产基地,产业配套最全面。目前上海的汽车配套环境达到什么程度?如果在上海建一个工厂生产汽车,所有的零部件都可以在上海解决。”张翔强调。

实际上,新能源车的核心即电池的生产,可能才是特斯拉最头疼的事。目前,我国的新能源车生产资质,要基于中国制造的电池发放,但目前特斯拉的所有电池都源自其超级电池工厂,即便落地中国,假如无法实现电池国产,就谈不上新能源车资质的获取以及政策补贴。

另外,国内新能源汽车的发展,也需要借助特斯拉所制造的“鲇鱼效应”,提升中国新能源产业的进程速度与整体水平。一旦特斯拉实现国产化,从某种程度来讲将会打开新的天地。目前,补贴政策对于人们购买新能源汽车的影响正逐渐减弱,消费者转而更多关注车的本身的性能。再加上2020年补贴正式退坡和“双积分”政策的影响,这种趋势将会更加明显。特斯拉等拥有核心技术的外资企业进驻中国,将刺激我国新能源汽车领域的技术水平。

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披露的内容显示,特斯拉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5月10日,注册资本为1亿元,股东是TESLA MOTORS HK LIMITED(特斯拉汽车香港有限公司),法人代表、董事长兼总经理为特斯拉中国区总裁朱晓彤。公司经营范围主要包括:从事电动汽车及零部件、电池、储能设备、光伏产品领域内的技术开发、技术服务、技术咨询、技术转让,上述同类商品的批发、佣金代理及进出口业务,并提供相关配套服务,电动汽车展示及产品推广。

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披露的内容显示,5月10日,特斯拉在上海出资成立全资子公司特斯拉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亿元,法人代表、董事长兼总经理为特斯拉中国区总裁朱晓彤。

值得注意的是,特斯拉的业务范围只涉及技术开发、电动汽车进出口销售,并未涉及电动汽车在中国的生产,故在部分业内人士看来,这与“特斯拉电动车国产化”存在一定的出入。但也有专家认为,随着汽车行业股比开放,为特斯拉中国建厂提供了政策支撑,特斯拉电动汽车在中国的国产化并不会太遥远。

特斯拉落地国产化的说法再次不胫而走。

图片 1

此前,国内股比开放等问题迟迟未有定论,成为特斯拉国产化的最大障碍。4月10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上宣布中国将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要尽快放宽外资股比限制,特别是汽车行业外资限制。随后,国家发改委正式公布汽车行业股比开放时间表,并明确专用车、新能源汽车外资股比限制将于2018年率先放开,被视为从政策上为特斯拉国产开了绿灯。

追求者众 特斯拉中国建厂“一波三折”

一个月之后,特斯拉在上海设立独资公司。

作为特斯拉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市场,中国之于特斯拉的重要性毋庸置疑。因此早在2015年,马斯克就提出了在中国建厂的计划,并在随后几年,在多个重要场合屡提其“中国梦”。

特斯拉公司不产汽车

在2015年的博鳌亚洲论坛上,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表示,3年内会在中国设立工厂和研发中心,争取在2017年Model 3上市之际实现中国国产。几个月后,马斯克发布个人Twitter,重申在华建厂事宜,表示特斯拉将在2年后推出Model 3车型,而中国工厂最早会在Model 3推出一年后建立,言外之意即特斯拉将在2018年落地国产化。

特斯拉有限公司的注册地为浦东新区南汇新城镇同汇路168号D203A,位于临近东海的临港新城区域内。目前,注册地尚无办公迹象,实质性业务还未展开。

之后一年里,特斯拉国产的言论持续发酵,包括富士康、上汽、江淮、福田、力帆、长安在内的多家企业,以及上海、苏州、合肥等城市都被传出欲与特斯拉“组CP”。其中2016年6月,网上甚至出现传闻称“上海金桥集团已经与特斯拉签署不具备约束力的备忘录,双方将会合作在上海建设生产设施”,但随后上海金桥就发布公告澄清了此事。

特斯拉有限公司其实只是一个商贸公司,负责市场推广等活动,没有制造业务,并不是之前传得沸沸扬扬的特斯拉上海工厂。独立汽车咨询顾问、汽车行业研究员张翔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解释。

而到2017年,特斯拉中国建厂进入了“爆发期”。这期间引起较大关注的是2017年6月,有传言称特斯拉与上海市政府签署入华建厂协议,将联手上海电气成立合资公司,在上海临港工业区投建生产工厂。不过,随后传闻中的关联公司上海临港、上海电气集团先后否认与特斯拉有过接触,并澄清未有签署合作协议一事,传言再次被证伪。

这不是特斯拉在中国设立的第一家独资公司。2017年10月18日,特斯拉新能源研发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本200万美元,法人代表也是朱晓彤。

直到几个月后,商务部突然证实“特斯拉公司正与上海市政府有关部门进行沟通,洽谈建厂相关事宜”。紧随其后,特斯拉又被曝在北京设立了新能源研发公司,一切才仿佛朝着“特斯拉国产”的方向发展,并于今年4月迎来政策松绑。

目前,特斯拉有限公司正准备在上海招聘多个职位,包括工程项目经理、税务专员、政府事务项目经理、金融服务区域经理、低压电气测试工程师、亚太区IT现场系统管理员等。仔细看一下,招聘岗位只是海关报关人员及销售人员,没有研发技术工程师。张翔指出。

今年4月,国家发改委正式公布汽车行业股比开放时间表,并明确专用车、新能源汽车外资股比限制将于2018年率先放开,在很多人看来,此次相当于从政策上为特斯拉国产开了绿灯。果不其然,政策放行刚满一个月,特斯拉落户上海设立电动车研发公司的消息便传了出来。

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亦可发现,此次成立的特斯拉有限公司的经营范围为:从事电动汽车及零部件、电池、储能设备、光伏产品领域内的技术开发、技术服务、技术咨询、技术转让,上述同类商品的批发、佣金代理及进出口业务,并提供相关配套服务,电动汽车展示及产品推广。

虽然新公司的业务介绍中目前并没有“电动汽车生产”相关字眼,但包括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在内的多位专家认为,特斯拉有限公司可以被视为特斯拉在中国的营销和研发先期布局,是特斯拉中国建厂前兆。而一旦特斯拉真正国产,将有助于降低特斯拉产品在中国市场的售价,打破特斯拉在国内面临的“看得上的买不起,买得起的看不上”的尴尬局面,甚至缓解产能难题。

特斯拉有限公司并未涉及最为重要的整车生产制造环节,该公司在全国工商系统中所属的行业也仅为研究和试验发展,没有涉及制造业。

内外交困 资金紧缺交通事故频发

国产化前奏?

伴随着特斯拉有限公司的成立,以及国家在政策方面给予的支持,不少国内外机构对特斯拉国产化均持乐观态度。但另一方面,对于特斯拉长期存在的产能不足、资金紧缺,以及频发的交通事故等问题,很多人还是表示出了担忧。

尽管特斯拉有限公司并非市场传言的特斯拉上海工厂,但包括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在内的很多业内专家,均认为特斯拉有限公司可被视为特斯拉在中国营销和研发的先期布局,是特斯拉在中国建厂的前兆。特斯拉上海公司的成立,绝对是国产化建厂的前奏,这一点确定无疑。此次特斯拉有限公司成立只是为特斯拉国产化打前战。汽车行业分析师钟师持同样观点。

特别是资金问题,5月3日,特斯拉公布了其2018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特斯拉第一季度营收为34.09亿美元,高于去年同期的26.96亿美元;净亏损为7.85亿美元,是去年同期净亏损3.72亿美元的两倍,创下了历史亏损的最高纪录。

相比之下,官方说法则要谨慎得多。

另据彭博报道,按照特斯拉平均每分钟消耗6500美元的速度,其资金或将在2018年底消耗殆尽。彭博数据显示,特斯拉的自由现金流已连续5个季度出现负增长,从2016年底到2017年底的12个月周期内,特斯拉每季度的负自由现金流量至少有5亿美元。

特斯拉中国相关人员给予的官方答复是:目前并无更多消息可以透露。上海临港管委会相关负责人的说法则显得有人情味一些,上海市政府很支持创新以及新能源汽车的发展,也很看好特斯拉在中国以及全球的发展近日特斯拉独资在浦东注册成立公司,是特斯拉在中国正常的业务发展需求。

而特斯拉近期的负面远不止于此。继今年1月一辆Model S撞上消防车、3月一名男子驾驶Model X撞上高速公路隔离带,车辆起火燃烧,上周特斯拉又发生了两起类似事故。一起发生在上周五,一辆特斯拉Model S撞上了前方正在等红灯的卡车,司机受了轻伤,但并没有生命危险。另一起则发生在上周四,据瑞士当地消防部门表示,当时驾驶特斯拉的司机是一位48岁的德国人,车祸发生在瑞士南部蒂奇诺州的一条高速公路上,当时这辆特斯拉撞上了高速公路的中央隔离带后翻车并导致起火。

在张翔看来,对于长期产能不足、资金紧缺的特斯拉来说,上海成立全资子公司的消息虽然具有积极意义,但远未到尘埃落定的时候:甚至可以这样说,特斯拉最终是否会在中国建厂,还要打问号,存在未知数。

虽然目前这两起事故都在调查当中,但频繁发生的交通事故,让特斯拉一时间成为了公众关注的焦点,特别是其引以为傲的自动驾驶系统Autopilot,因为事故屡次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甚至还受到了来自监管机构的调查。不仅如此,《消费者报告》和市场研究公司J.D.Power也曾指出了特斯拉汽车的质量缺陷,包括门把手缺陷、车身板件缝隙等。

中国是特斯拉最大的海外市场。2017年,特斯拉在中国卖出了14883辆电动车,只占据了国内新能源汽车销售量的3%,排名第十位,而中国市场则为特斯拉贡献了约17%的营收共20亿美元,几乎是2016年的两倍。这仍然是一个很大的不平衡,表明特斯拉在中国市场销售的策略、力度都不够。国内特斯拉的价格比国外高得多,国产化对特斯拉来说是一个很好的降低成本的措施。张翔补充说道。一个简单的例证是:Model S在中国的定价比美国高48%,若是免去了关税,则意味着会有更低的成本以及更高的市场普及力。

此外,产能同样是特斯拉目前面临的一大难题。据统计,去年特斯拉的全球销量达10.3万辆,其中ModelS和ModelX的销量分别为5.5万辆和4.7万辆,表现不俗。但由于产能掣肘,Model3销量仅为1764辆,由此让特斯拉去年亏损超过22.4亿美元。

落户上海始末

所以进入2018年,特斯拉一直在努力提升Model3产能。马斯克曾预计,到2018年第一季度末,Model3的产量将达到每周2500辆,而第二季度末将会每周生产5000辆。为达到这一目标,马斯克甚至在工厂“打地铺”监工,纵使如此,Model3目前每周的产量也才刚刚过2000辆,远未达预期。

从来没有一家车企在华建厂的消息如此扑朔迷离。

可以说,目前特斯拉所遇到的困境诸如资金紧缺、产能不足、技术问题等,在整个市场有目共睹,正因为如此,在部分业内人士看来,此次危机之于马斯克可能并没有那么好过,更有悲观者认为,特斯拉或许年底就会破产。不过,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则认为特斯拉有望在第三季度实现盈利。至于具体情形如何,盖世汽车将持续观察……

自从特斯拉创始人埃隆马斯克2015年来华后,特斯拉在华建厂的消息就几乎不曾间断。2015年的博鳌亚洲论坛上,马斯克表示,3年内会在中国设立工厂和研发中心,争取在2017年Model 3上市之际实现中国国产。同年10月25日,马斯克发布个人Twitter,重申在华建厂事宜,表示特斯拉将在2年后推出Model 3车型,而中国工厂最早会在Model 3推出一年后建立,言外之意即特斯拉将在2018年落地国产化。

本文版权为盖世汽车所有,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及作者。

2017年,特斯拉落地国产的消息进入爆发期。重庆、苏州、上海、广州、武汉等地相继传出特斯拉建厂的消息,其中,最具竞争力的还属上海和广州。特斯拉到底姓沪还是姓粤的问题,一度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

小编推荐:更多汽车销量数据分析,汽车产量数据查询请点击汽车销量

2017年3月,在特斯拉与上海的关系纠结不清之际,总部位于深圳的腾讯通过旗下黄河投资入股特斯拉,以17.78亿美元在公开市场收购了特斯拉816.75万股股票,成为其第五大股东,特斯拉与广东也因此结缘。业内同时也有消息流出,特斯拉有在广东建厂的计划,但这一消息以特斯拉的单方面否认告终。

3个月后,有传言称特斯拉与上海市政府已经签署投资建厂协议,地点位于上海临港工业区,合资伙伴将从上海临港、上海电气以及国盛集团三家国企中诞生。随后,特斯拉首次正式承认正在和上海市政府谈判,并发表官方声明:为更好地服务中国市场,特斯拉正与上海市政府探讨在该地区建设工厂的可能性。正如之前所沟通,到今年年底,我们的国产化计划将会更加清晰。同年10月26日,商务部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证实,特斯拉公司正与上海市政府有关部门进行沟通,洽谈建厂相关事宜。

但特斯拉国产化始终只闻其声,未见其形。今年5月3日,马斯克在一季度财报会议中又一次表示,除了美国内华达州的超级工厂,特斯拉将建造第二座超级工厂,工厂将选在中国,于今年四季度前公布具体选址。

目前从各方面的消息来看,如果特斯拉要在海外市场建厂,中国是首选,马斯克从来没有对外公开说会在中国以外的国家建厂。只不过,特斯拉现在资金不足,要在中国入场,又想建立独资公司,资金从哪来?建厂不比成立一个商贸公司,需要更多的资金,远远不止一亿。张翔分析。

押宝中国市场

处于新能源汽车高速发展期的中国,很难对特斯拉视而不见。同样,中国庞大市场的诱惑,也令特斯拉不得不提速布局。

目前,特斯拉正面临产能、技术、高管离职、现金的多重压力。继今年2月暂时性关闭Model 3电动汽车生产线后,4月16日,特斯拉再度宣布暂停生产Model 3,以提高自动化水平,解决产能不足问题。有外媒更直言,称特斯拉已处于破产边缘,最多6个月存活时间。

面对巨大的经营压力,马斯克选择押宝中国市场。特斯拉超级工厂是否将会如传言中所言,设在上海临港?电动汽车的零部件企业大都聚集在长三角地区,这一区域物流配送效率高,适合建厂生产。中国汽车流通协会专家委员会委员李颜伟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除了上海就是南京周边,当然上海的可能性最大。现在中国有很多汽车生产基地,但上海是最大的生产基地,产业配套最全面。目前上海的汽车配套环境达到什么程度?如果在上海建一个工厂生产汽车,所有的零部件都可以在上海解决。张翔强调。

实际上,新能源车的核心即电池的生产,可能才是特斯拉最头疼的事。目前,我国的新能源车生产资质,要基于中国制造的电池发放,但目前特斯拉的所有电池都源自其超级电池工厂,即便落地中国,假如无法实现电池国产,就谈不上新能源车资质的获取以及政策补贴。

另外,国内新能源汽车的发展,也需要借助特斯拉所制造的鲇鱼效应,提升中国新能源产业的进程速度与整体水平。一旦特斯拉实现国产化,从某种程度来讲将会打开新的天地。目前,补贴政策对于人们购买新能源汽车的影响正逐渐减弱,消费者转而更多关注车的本身的性能。再加上2020年补贴正式退坡和双积分政策的影响,这种趋势将会更加明显。特斯拉等拥有核心技术的外资企业进驻中国,将刺激我国新能源汽车领域的技术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