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致雪铁龙哈飞合作搁浅 曾经如此之近,PSA与哈飞的合作已经陷入困境

“哈飞设在PSA北京办事处的工作组目前只剩一位联络员,这位联络员也经常不在。”一位接近PSA的人士向记者透露。鉴于目前的情况,PSA和哈飞都不会主动提出继续合作的事宜,除非有重大利好消息的出现。

标致雪铁龙哈飞合作搁浅 曾经如此之近

从接触3年到去年6月份的闪电联姻,再到一直致力推进PSA与哈飞合作的PSA中国事务部总裁杜森突然被调回法国巴黎总部,再到PSA和哈飞的合作至今没有一点进展。种种迹象表明,PSA与哈飞的合作已经陷入困境,暂时搁浅。

   “哈飞设在PSA北京办事处的工作组目前只剩一位联络员,这位联络员也经常不在。”一位接近PSA(标致雪铁龙集团)的人士向记者透露。鉴于目前的情况,PSA和哈飞都不会主动提出继续合作的事宜,除非有重大利好消息的出现。

业内人士认为,由于汽车企业整合的方向已经不掌握在中航二集团手里,决策层的变化有可能导致新中航的主导思想变化。哈飞与东风、哈飞与PSA的合作变数还很大。

  从接触3年到去年6月份的闪电联姻,再到一直致力推进PSA与哈飞合作的PSA中国事务部总裁杜森突然被调回法国巴黎总部,再到PSA和哈飞的合作至今没有一点进展,种种迹象表明,PSA与哈飞的合作已经陷入困境,暂时搁浅。

  合作曾经如此之近

  去年6月份,PSA和哈飞签订备忘录似乎来得有些突然。而哈飞高层表示,在3年的接触中,双方早已解决合作道路上的绝大部分实质性问题,6月底的备忘录签订是水到渠成。该备忘录确定了经双方认可的合作范围及合作目标,成立由哈飞汽车集团和PSA集团各持股50%的合资公司,生产及销售10座以下商务车。合资公司的建立将依托位于广东省深圳市的哈飞集团现有的生产基地。

  但此后,双方的合作由于东风集团的介入而陷入了停滞状态。有消息称,杜森真正离职的原因应该在于此前传出的东风欲以20亿元入股哈飞汽车,哈飞有可能落入东风手中,这样PSA欲“一手托两家”的意图落空了。

  随后,中航一集团和中航二集团的合并重组开始紧锣密鼓地进行,备受业内关注的东风收购中航二集团旗下哈飞汽车的谈判也已经暂停。

  新中航力挺汽车

  业内人士认为,由于汽车企业整合的方向已经不掌握在中航二集团手里,决策层的变化有可能导致新中航的主导思想变化。哈飞与东风、哈飞与PSA的合作变数还很大。

  来自新华社的消息称,作为剥离汽车业务、专心做大飞机项目的倡导者,现任中航二集团总经理的张洪飙因为要转任全国人大环资委委员,没有进入新公司筹备组。现任中航一集团总经理的林左鸣成为了新中航筹备组组长。

  哈飞汽车有限公司市场总监张伟成告诉记者,借新中航集团重点投入、大力支持汽车产业发展的机遇,哈飞汽车已经开始自己研发商务车,哈飞路尊·大霸王和路尊·小霸王将在今年12月份和明年先后上市。

  PSA改变战略

  张伟成透露,哈飞位于深圳的生产工厂已改造完毕,目前处于停工状态。

  业内人士认为,新中航做大做强汽车业务的策略为PSA与哈飞的合作亮了绿灯。而在与PSA的对等合资以及被东风收购这两者之间,哈飞明显更倾向前者。

  “当初东风集团入股哈飞暂停是因为东风集团表现得太强势了,没有赢得中航二集团和哈飞的好感。”一位接近PSA和哈飞的人士说。

  PSA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一改之前只和哈飞合作商务车的说法,他告诉记者,PSA和哈飞在各个领域都存在合作的可能性。

  “在中航一集团和中航二集团的合并重组完成后可能会有重大消息传出。”该业内人士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