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康股份,要求小康股份就与百度网讯深度合作

一个月不到,重庆小康工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小康股份”,601127.SH)两次遭上交所询问。

近日,重庆小康工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小康股份”,股票代码:601127)对外披露与北京百度网讯科技有限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的公告。根据双方签署协议,二者将共同研发自动驾驶车型并实现量产。

4月3日,小康股份披露与北京百度网讯科技有限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公告,双方将在自动驾驶、车联网、云服务、营销、Apollo计划等五大领域开展合作。

能与百度这样的巨头合作本来是好事一桩,可小康股份此次行动却引来了证监会的两度问询,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公告披露前一天下午,小康股份股票出现明显波动,短时间内涨停。

原来,早在小康股份披露公告的前一天,小康股份股票就已出现异常波动,短时间快速涨停,为此,上海证券交易所对小康股份发出问询函。

疑似合作信息提前泄密,3日晚间,小康股份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问询函,要求小康股份就与百度网讯深度合作“未严格履行保密义务的原因”以及合作中扮演的“角色”等相关问题作进一步说明。4日,小康股份临时停牌。

那么事情的经过究竟是怎样的呢?小康股份究竟能否洗脱“操纵股价”的嫌疑?此次合作又是否靠谱?带着这些问题,《投资者报》记者联系到了相关法律专家与小康股份的相关负责人,但截至发稿,小康股份负责人并未对记者提出的问题做出回复。

“我们可能对这个事的敏感度预见不够,协议于4月2日签署,原计划当天签订协议后发布公告,但当天相关媒体在现场,媒体提前把消息发出去了。”小康股份董事会秘书孟刚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现出无奈,他认为可能在管理上存在一些不足,考虑不周。

“走漏风声”还是有意为之?

对于股价因此大幅上涨,孟刚表示“没想到”,认为或是“蝴蝶效应”。记者注意到,近一个月内,小康股份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布局屡遭“磕绊”。对于近期市场对小康股份战略布局的反映,孟刚亦似乎有些看不懂。

2018年4月2日是小康股份与百度签署战略合作举行发布会的日子。当天下午开盘后几分钟,小康股价就迅速出现涨停,而此时合作发布会还未结束。直到4月3日上午,小康股份才正式披露与百度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公告。

疑似消息泄露引股市波动

对此,小康股份解释称,合作协议于4月2日签署,原计划当天签订协议后发布公告,但当天相关媒体在现场,媒体提前把消息发出去了。而且,当日多家媒体报道和转载了公司与百度网讯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举办签约仪式等事项,引发了公司股价一度触及涨停,可转债价格也大幅上涨。

4月2日下午开盘,小康股份股票在几分钟之内直线涨停。此时,一场与百度签订战略合作的发布会正在进行。

但事实真的如小康股份对外所解释的那样:是“媒体泄的密”么?

4月3日上午,小康股份正式披露与北京百度网讯科技有限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公告,称双方将在自动驾驶、车联网、云服务、营销、Apollo计划等五大领域开展期限为五年的合作。

根据《股票上市规则》明确规定,上市公司和相关信息披露义务人在其他公共媒体发布的重大信息不得先于指定媒体,不得以新闻发布或者答记者问等其他形式代替信息披露或泄漏未公开重大信息。

此事已引起上交所注意。4月3日晚间,上交所发函,询问小康股份未按照本所《股票上市规则》的有关规定,及时、公平地披露上述对公司股票及衍生品交易价格产生重大影响信息的原因;同时要求小康股份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说明在上述重大事项披露前,未严格履行保密义务的原因。

对于这样基本准则,小康股份的相关负责人在邀请记者举办新闻发布会之前为何“毫不知情”呢?

缘由是4月2日股票交易期间,多家媒体报道和转载了公司与百度网讯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举办签约仪式等事项,并引用了公司董事长对公司未来战略转型的表述,引起市场广泛关注。公司股价随即出现异动并一度触及涨停,公司可转债价格也大幅上涨。

上交所也在问询函中提出了同样的疑问。

《股票上市规则》明确“上市公司和相关信息披露义务人在其他公共媒体发布的重大信息不得先于指定媒体,不得以新闻发布或者答记者问等其他形式代替信息披露或泄漏未公开重大信息”。

根据最新进展,4月9日晚间,小康股份发布对上海证券交易所问询函的回复,并于当日开市起复牌。对于信披违规一事,小康股份解释称,“由于公司未能敏感预见到该事项可能会对公司股价造成较大影响,对信息披露规则理解不当,在披露信息前采取公开签约方式,导致媒体先于公司信息披露进行了报道,造成公司股价异动。公司董监高深表歉意,将以此为鉴,在公司今后工作中保证公司及时、公平地披露信息。”

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证券部律师陈昊表示,需要对外披露的合作信息分有两种,一种是公司根据自己的判断原则评估合作协议的重要性,决定是否披露。另一种是根据交易所的上市规则必须要披露的重大交易,或者重大合同。上市公司公告披露重要信息之前均应保密,避免股价发生异动,人为利用这些消息进行投机炒作。

对于此次小康股份的解释,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证券部律师陈昊表示,“上市公司需要对外披露的合作信息分为两种,一种是公司根据自己的判断原则评估合作协议的重要性,决定是否披露;另一种是根据交易所的上市规则必须要披露的重大交易或者重大合同。上市公司公告披露重要信息之前均应保密,避免股价发生异动,人为利用这些消息进行投机炒作。”

“这是个很正常的商业活动,原计划签订协议仪式过后发布公告,但当天相关媒体在现场,提前把消息发出去了。”4月4日,孟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与百度合作已经筹划很长时间,之前从来没有泄露过任何信息。

量产计划尚存不确定性

与百度合作模式未定?

虽然,此次与百度合作拉动了公司的股价大涨,可就在不到一个月之前,小康股份才刚刚在新能源汽车产业布局中遭到“磕绊”。

小康股份作为传统汽车生产商,在与百度合作中的竞争优势、“扮演的角色”也引起了上交所的关注。

3月29日上午,小康股份全资子公司SF Motors在其硅谷总部首次推出纯电动SUV概念车SF5和SF7,然而就在新品发布当日下午,小康股份股价竟然大幅下跌5.02%。对于新品发布却造成股价下跌,小康股份的董秘孟刚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露出对资本市场的表现似乎有些“看不懂”。

根据协议,小康股份和百度将互为战略合作伙伴,共建智能驾驶、智能网联及智慧交通的技术、商业生态,促进相关技术的快速普及。公告称,基于Apollo Pilot自动驾驶方案,以及ACU产品,双方于2019年前后,实现 Apollo Pilot自动驾驶解决方案的L3级别的车型量产,于2021年前后,实现L4级别的自动驾驶车型量产。

而在此次小康股份和百度签署的战略合作协议中,也有些让人“看不懂”。

小康股份计划在2018年量产新车型上实现Apollo小度等产品搭载。将围绕车主出行360度的智能化、网联化,投入语音、 语义、图像、大数据等基础能力,打造具备深度学习的AI智能网联汽车,与百度携手成为汽车AI智能变革的推动者与实践者。

根据小康股份第一次披露公告中的协议,小康股份与百度将共建智能驾驶、智能网联及智慧交通的技术、商业生态,促进相关技术的快速普及。小康股份公告宣称,双方于2019年前后,实现 Apollo Pilot自动驾驶解决方案的L3级别的车型量产,于2021年前后,实现L4级别的自动驾驶车型量产。

云服务方面,双方计划为实现智能制造共建汽车大数据平台,并共同开展以汽车数据为核心的大数据分析及应用合作,打造全新云生态系统,探索智慧交通、移动出行等领域的大数据增值服务。同时,小康股份与百度基于百度搜索营销、百度原生信息流、百度地图等APP营销服务资源探索互联网精准营销合作, 百度基于用户数据分析,为小康股份提供品牌推广及创新营销方面的支撑。

同时,小康股份计划在2018年量产新车型上实现Apollo小度等产品搭载。

上述协议有效期5年,协议所述合作的费用以及合作成果的所有权及使用由双方进一步讨论后另行确定。小康股份表示,协议有利于公司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汽车制造业的深度融合,以国际视野、世界标准来思考落实中国制造2025;有利于公司智能汽 车业务的发展和产业核心竞争力的增强,符合公司的发展战略和全体股东的利益。

然而,面对这样的协议内容,上交所却认为有些太过笼统。随即,上交所对小康股份发出问询函,对小康股份与百度合作的具体细节提出疑问。上交所要求小康股份说明,在上述合作领域的核心竞争力及优势,合作模式以及拟在 Apollo计划中扮演的角色。同时,针对协议中L3、L4车型量产对小康股份公司的经营是否产生重大影响等相关问题,小康股份也需进一步说明。

不过协议中,小康股份的参与度及优势未具体提及。上交所在问询函中要求小康股份说明,在上述合作领域的核心竞争力及优势,合作模式以及拟在 Apollo 计划中扮演的角色。同针对协议中L3、L4 车型量产对小康股份公司的经营是否产生重大影响等相关问题,小康股份也需进一步说明。

面对上交所的询问,小康股份不得不再次发出声明予以回复,只是这次的口径与4月3日发布公告时的自信满满显得有所不同。 4月9日,小康股份发布公告回应称,“公司作为汽车生产厂商,与百度现目前的合作内容包括:按照市场供需关系,在汽车产品上使用百度地图、搭载百度的车联网系统,使用百度云存储。公司目前在上述领域与百度的合作,与其他汽车类上市公司及百度的合作无明显区别,公司在自动驾驶、车联网、云服务领域目前尚不具备显着区别于其他汽车生产厂商的核心竞争力及比较优势。而Apollo计划由百度自主研发,Apollo计划的研发成果与公司无关。”

bob体育黑平台网 ,上述问题,孟刚未对记者详细回应,表示公司偏重于运用端,将来会用到百度驾驶系统和职能网联系统。相关情况会在给上交所回复函中具体说明。

同时在公告中小康股份还声明,“公司与百度签署的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在实施过程中存在不确定性,存在未能达成或延期达成的风险。”

新能源汽车产业布局“大跃进”?

对于在4月2日公告称“双方于2019年前后,实现Apollo Pilot自动驾驶解决方案的L3级别的车型量产;于2021年前后,实现L4级别的自动驾驶车型量产”这一说法,小康股份则改口称,“对于L3级别、L4级别车型的量产计划,目前尚未为公司希望努力达成的目标,在实施过程中存在不确定性,对公司2018年度经营不会产生重大影响。”

对于股价因此大幅上涨,孟刚表示,“没想到” ,称股价的起伏有可能与近日在美国发布的电动车汽车等一系列消息相关,是多重叠加的蝴蝶效应。

3月29日上午,小康股份全资子公司SF Motors在其硅谷总部首次推出纯电动SUV概念车SF5和SF7,其中SF5将于年底在美预订,新品预计2019年进入中国市场。

不过,近期市场对小康股份的战略反映,孟刚似乎有些看不懂。上述首发的新能源车型研发耗时两年多,转型中的小康股份给予厚望,不料市场反应平平,当日下午盘小康股份股价大幅下跌5.02%。

小康股份成立于1986年,最初以产售电器簧和微车坐垫簧起家,目前是一家以发动机、新能源汽车及汽车整车为主营业务的汽车制造企业,旗下拥有东风小康汽车、小康汽车动力、瑞驰新能源物流车等产品。

成立30余年,小康股份相继实现了从摩托车到微车再到SUV的数轮主力产品转型。2016年6月上市至今,通过频频收购海外公司向高端新能源汽车转型,耗资上百亿元。目前小康股份在新能源汽车、三电技术、自动驾驶和车联网等方面做了诸多布局。

这家汽车零件商起家、长期主攻三四线市场、在微车领域稳扎多年,产品大多在10万元以内的车企,在新能源汽车领域频出重拳发力高端,不仅在国内新建纯电动乘用车工厂,并试图拓展通过美国市场曲线回国。小康股份创始人、董事长张兴海不久前公开表示,未来两三年内,小康股份将推出三款新能源汽车,价位分别在25万元、40万元、60万元左右。

细数这两年发展,新能源汽车产业布局步调紧凑。有业内人士认为,作为新能源汽车新军,小康股份这种内外齐发,以“大跃进”的方式布局新能源汽车对于现有资金、技术、人才基础以及整合能力都面临考验。

记者注意到,近一个月内,小康股份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布局屡遭“磕绊”。3月14日,因标的公司溢价估值等问题,收到上交所对小康股份收购泸州容大车辆传动有限公司相关事项的问询函。3月7日,因资金支付方式未达成一致,终止收购美国新能源汽车动力系统先驱公司ACP。